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丁歌·三生计

解开时间的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命运即是地理与时间的媾和之物。” WeChat:AbaoTime 【搬家 , 存档, 转稿请知会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现代社会契约论   

2015-11-21 12:00:00|  分类: 工作坊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公信力到私信力。没有契约精神,信谁也难得永生。我们需要那张纸,需要纸上不同的水位,就像需要一个真正意义的信时代。

文|张丁歌


“信任就像一张纸,皱了,即使抚平,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。” 实在找不到这句话的出处,但在一个真相匮乏的失真时代,这样一个句子,也获得了大师语录般的待遇,广泛流传于社交平台、三行情书,甚至时事评论。假想:如果这张纸,换作一纸契约呢?是不是就能够为信任护航,穿越风浪,从此岸驶向彼岸?

 

有人会说:不一定。 契约“皱”(毁约)了呢?你的船(对毁约的惩罚) 保住了,可信任依然难逃溺水。乍一听像是一种尴尬悖论,但“言而无信”后的“有法可依”,确是现代社会契约精神的基本规则。

 

早在《万历十五年》中,黄仁宇就断言中国历史上两大问题:一是缺少数目字管理,二是以道德代替法律。数目字管理暂且不表,何况如今我们也有了“中国版大数据”。道德口号的分贝,在我们这片土地上,却总是高过规则与契约的底线。如同胡适曾说,一个肮脏的国家,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讲道德,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情味儿的国家。一个干净的国家,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而大谈道德、高尚,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。

 

干净与肮脏,人情味与伪君子之间,是否也只隔着一张纸。这张纸上写满规则,撑起一个理想社会该有的样子。何为规则?或许可有三层解释:契约;契约精神;契约至上精神。它们的不同,是观念的水位的不同。

 

公信力下滑,私信力崛起,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进入一个更好的时代。我们需要那张纸,需要纸上不同的水位,就像需要一个真正意义的信时代。

 

“没有彼岸的‘信仰’和此岸的‘契约’,结果便是一种奇特的二律背反”

 

你信吗?——此三字问句在中国的力量与意义,几乎已可等同于梁漱溟老先生当年那一问:这个世界会好吗?

 

社会学家齐美尔说:信任是社会中最重要的综合力量之一。没有人们相互间享有的普遍信任,社会本身将瓦解。现代生活远比通常了解的更大程度上,建立在对他人诚实的信任之上。

 

坦白说,在中国讲信任、讲契约,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我们自古就有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”,我们也讲“言而有信”,“一言九鼎”与“一诺千金”。但在中华文化深处,崇尚谋略、厚黑学、潜规则,与关系经济、江湖义气等等,又都有着强大的存在基因。于是,中国人会一边打捞、标榜着仁义礼智信,一边也无奈、叹息着公信力危机、价值观坍塌,契约精神缺席。

 

郑也夫在《信任论》中强调,信任是建立社会秩序的主要工具之一。同时也表明观点:中国社会依然是“低度信任社会”,中国人的信任依然停留在家族信任阶段。“在这套文化观念中,没有个人的价值和尊严,而只有严格的等级秩序。由于没有彼岸的‘信仰’和此岸的‘契约’,其结果便是一种奇特的‘二律背反’——表面上形成了强大的中央集权体制,实质上整个帝国都是一盘散沙;表面上家庭成为社会纽带的核心,实际上信任从来也没有超出过家庭范畴之外。”

 

因为缺少正义,缺少公平,缺少透明,缺少正义、公平和透明带来的安全感,面对社会的复杂性时,人们在本能之下,会倾向先选择不信。不信搜索引擎,不信排行榜,不信莆田系,不信开发商,不信学历与论文,不信长期存款,不信饭局,不信转基因,不信一只马桶与电饭煲,甚至不信实话实说,不信3.15……社会信任系统陷入一个畸形循环的怪圈。

 

人们在信任力上,开始选择投奔一个个“理想的个体”——他们(被信任的”大V“、公知、公众人物)其实一直在岸边,不厌其烦地告诉着你真相与常识,讲解民主的细节与契约精神,分析这个社会会好吗,甚至告诉你如何去信或不信。他们一步步抬高着公共领域私信力的水位。

 

有意思的是,卢曼在《信任与权力》中,把信任视为一种将社会复杂性简化的机制。“在任何情况下,信任都是一种社会关系。它是人与社会复杂性遭遇时出现的一种心理状态。”中国人的心态呢?在面对“中国式复杂性”时,已难以安心留在公信力的大船上,他们开始左右寻求更多“个体力量的划桨”,以期安全前行。

 

一纸契约,打破了信任受血缘、地缘、地域的限制,筑起更高水位的自由

 

公信力变了味道,私信力才会参于竞争。而真正的安全与自由,是既要在船上,又要有划桨,还要掌握游泳技能,合力进入一个契约型社会。

 

卢梭在《社会契约论》中早就论断:人们怎样才能生活在一个秩序的群体中, 仍能自由如初? 回答便是社会契约——放弃天然自由,获取契约自由。如果说,信任是一个契约社会形成的核心要素,契约精神则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基石。

 

学者刘瑜曾分享她在高校就业过程中体验的契约精神:去剑桥工作前,从面试、笔试到决定录用,前后8个月间,她收到来自校方、系里、学院的各种合同,将双方权利、义务描述得异常清楚。从住房安排、医疗保险、工资系统、课程教学、信息隐私到计算机坏了可以找谁,甚至参加学院活动该穿什么袍子…… 白纸黑字历历在目,大名一签,便意味着一切将有规可循、有法可依。

 

一纸契约,打破了信任受血缘、地缘、地域的限制,筑起更高水位的自由。相反,她的两位在中国高校求职的朋友,得到的“最有人情味”的回复则是:差不多,到时候来吧!刘瑜后来把这种反差,评价为我们的“精神文明”与英美的差距。

 

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,人们从未消退研究和解释契约精神的热情:契约死亡了,契约再生了,契约危机了,契约至上了……这恰恰说明,一个现代社会对于契约精神,有着多大程度的饥渴症。

 

即便是最古老的人格信任,也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心理契约。就像木心在诗中写的:从前的锁也好看,钥匙精美有样子/你锁了,人家就懂了。这份懂,是信任,也是信仰或信念,它是无约束机制的一种精神契约。只是,它洋溢着文明的味道,却未必能带整艘船驶向文明社会。

 

梅因在《古代法》中的观点,曾被视作现代性的一座里程碑:迄今为止,一切进步性的社会运动,都是一场从身份走向契约的运动。虽然在西方,身份与契约之间,也历经反复转换,但这仍是现代社会的必经之路。

 

一个值得期待的理想国,应该迎来一个具备契约精神的信时代。

 

没有契约精神,你信谁,也难得永生。

 

有人说,“中国式复杂性”还在于:多数人遵守契约,而个别人不遵守契约的情况下,不守约的人反而可能得到超额利润。久而久之,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会变得非常之高。信任力极大透支,谁还信,还信谁?

 

柏拉图在《理想国》中,就曾描述过“契约”与“正义”的关系:“人们在彼此交往中既尝到过不正义的甜头,又尝到过遭受不正义的苦头。两种味道都尝过了之后,那些不能专尝甜头不吃苦头的人,觉得最好大家成立契约:既不要得不正义之惠,也不要吃不正义之亏。打这时候起,他们中间才开始制订法律契约。守法践约者,被叫做合法的、正义的。”

 

我们身边,吃苦头的人太多了,尝过甜头的人又不好说葡萄甜。从这个角度看,两种味道都尝过的人,或许越多越好。至少,这些“准契约人”,也是迈向契约社会漫漫长路的起步者。就像也有学者分析,“在中国,所谓明规则和潜规则之间,也有真空地带。契约精神和契约至上精神之间的距离,就在于此。”

 

郑也夫曾分析社会中的“契约人”:契约人就不再是自然人,须尽可能把感情与行为一刀两断,用条款和责任来约束行为。这样,缺乏人情是人生之憾,却不失为公法之幸,能使社会组织的机器低摩擦运转。

 

他以香港为例,描述了商业社会对契约精神的践行:面子不管用了,条子不管用了,亲切回忆不管用了,虽然隐形关系网难以完全绝迹,但朋友的经济意义大减,徇私犯科的风险成本增高。香港由此避免了很多乱相,包括省掉了大批街头电子眼,市政秩序却井井有条,少见司机乱闯红灯,摊贩擅占行道,路政工人粗野作业,行人随地吐痰、乱丢纸屑、违规抽烟,遛狗留下粪便……官家的各种‘公仔(干部)’和‘差佬(警察)’也怯于乱来。

 

当然,契约精神不仅是签下一纸合同的精神,它是信任的底线,是价值观的约束,是自由的边界,是一个现代社会平等交往的协议精神。商品经济越发达,契约精神就应该越发展。经济学家阿罗认为,“信任就是经济交换的润滑剂,是控制契约的最有效机制,是含蓄的契约,是不容易买到的独特的商品。世界上很多地区经济的落后大都是由于缺少相互信任”。

 

俨然已是经济大国的中国,其公信力指数与契约意识却远未匹配。一个值得期待的理想国,应该迎来一个具备契约精神的信时代。

 

用麦克尼尔在《新社会契约论》中的话说:也许你和你的孩子们仍有好运气,能够生活在一种好的新社会契约之中。”

现代社会契约论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
 

现代社会契约论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