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丁歌·三生计

解开时间的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命运即是地理与时间的媾和之物。” WeChat:AbaoTime 【搬家 , 存档, 转稿请知会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乌镇日夜谈之 赖声川:乌镇戏剧节,A+B=?   

2013-06-10 11:29:06|  分类: 工作坊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文 张丁歌


   在乌镇沈家厅见赖声川。如今五进的沈家大院,已是赖声川安在乌镇的家和一座沈家戏院的合体。他赤脚,几进间穿梭,张罗来客入座或去后院看风景,你视线每落一处,他热切把来龙去脉讲给你,俨然大管家。又像舞台幕后,下意识地指点着自己的新作。

    白日里,“赖家”迎来送往的,都是难能聚首的戏剧人。仿似刚从世界各地的舞台下来,一声召唤,四面八方悄声涌至,还未察觉,已哄地绽放在这院落里。笑声怒放地有些不真实。因实在难得。 

    

乌镇日夜谈之 赖声川:乌镇戏剧节,A+B=?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 (赖声川在沈家厅  阿宝摄)
乌镇日夜谈之 赖声川:乌镇戏剧节,A+B=?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 
(赖声川、黄磊 于 沈家厅后院  阿宝摄)


赖声川:乌镇戏剧节, A+B=

编剧、导演  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


最初黄磊说,有这样一个小镇,可以做戏剧节,你怎么想? 

声川乌镇对我完全陌生,黄磊最初说,有个小镇,你来看看,我觉得能在这做戏,做戏剧节。我那时毫无概念,对于他畅想的戏剧小镇,没有办法想象。但在三年前,我真的跑来一看,果然唉,这里真的有可能做戏,而且做大。我也去过很多水乡,但乌镇有它的奇特,陈向宏这个人,太奇特,他根本就是个艺术家,走错行了。你想乌镇为什么是乌镇,别的水乡赶不上,绝不是学学就来的。它让一个千年古镇,活了过来,正因为这种生态的再造,我才感觉到这里可以做戏剧。而不是到处那种晾内衣裤、晒棉被啊所谓的原生态。


你也去过满多地方,平常也在美国、台北来回驻扎做戏剧。此前没有一个地方,让你有过停下做戏剧节的冲动吗?

赖声川: 真的没有,真的跑全世界,没有遇到过一个像乌镇,可以让我冲动又冷静的动念,我可以在这做戏。台湾这么多年也没有遇到。


有些意外,你第一次来这里,就会觉得乌镇会跟你有关系? 

赖声川:有有有,就是马上感觉到,非常大的可能性。巨大的可能性,让我看到黄磊看到的东西,就是类似法国阿维农、英国爱丁堡的模式。可是我一看,根本有很多条件反而超过它们。它很集中,因为小而全。而且不像国外那些,本身是一个正常在运作的都市。你要买票才能进到乌镇,它像一个独立的王国。你走到哪都是十分钟。如果在这样一个小镇,弄很多剧场,便会很不可思议。我可以想象一个游客走在小巷子里,突然看到一个剧场,里面在演着莎士比亚,他一定觉得很过瘾。慢慢这个戏剧文化就可以在这样的小镇里滋生。那时我就在想,其实基本上就是a+b=一个问号。


a和b指什么?问号意味着答案无限?

赖声川:a指是乌镇本身,b指的是戏剧,问号就是无限。一个1300百年的历史小镇,和一个全新的国际戏剧节,谁知道将来它会带来哪些可能性。乌镇当然已经做的很好,但所有来乌镇的人,第一天都会觉得美死,第二天觉得真棒,第三天好像少了什么。对不对?这就是我们存在的理由。我们做文化,让你留下来,看戏。A+B就是互补。


这种互补不是立竿见影,等号右边不会即刻显影,也许要三五年之后。

赖声川:对,这才是高明之处。也是微妙之处。我们等那个问号显影。


但我相信有人还是会渴望原生态的地气,就像阿维农,一家卖面包店的女店主,可能世代已在这卖了200年面包,对面教堂里演了一百年的戏,她可以给你背出所有细节。 

赖声川:是的,是的,这个文化确实不同。历史和文化的断代我们没有办法。乌镇目前很难,或者说中国的大多地方还缺少这种可能。有些话不该讲,但是现实,我们断了那种文脉,重新续上好难。我们的原住民,相对程度太低,比欧洲的低,比我们的过去低。我们只能重新梳理,或慢慢培养。比如乌镇东栅,原住民就没有迁走,8点钟就要睡觉,对戏剧不感兴趣,如果有戏剧节,他们会出来闹,你们在干嘛?何况《如梦之梦》会演到12点,艺术会遭到抗议的。你懂我意思吗?


阿维农、爱丁堡,都有它的戏剧观剧传统,有自己的大师,自己的观众,长期积淀的审美。我们相对还是起步,观众要培养,更多的大师要靠邀请。你们有信心?

赖声川:所以这次戏剧节才如此重要,总要有人来做这样一个工作。观众真的要慢慢养的,欧洲那是几百年的历史养下来的,没有断掉。大师也会有更多的,所以我们设置“青年竞演”,这和大师剧目一样重要。我们要培养下一代,如果说在乌镇得奖的戏,走出去后慢慢会变得很红,那不是很过瘾吗 。包括“小镇对谈”,虽然这些对话发生在小小的乌镇,但是探讨的是戏剧的未来,是面向全世界。是真正的大师在做高峰对话,这样的声音尤其重要,它会让这个小镇变得像博鳌,像达沃斯。这是我的期待。


不止你们自己,很多乌镇人也会觉得,你们给他们做了一场梦。这11天,每个剧场,每个弄堂,每家民宿,每条乌篷船,每个酒吧,都在发生着发生不可思议的事。抬头撞上世界另一端的戏剧大师,来买碗面的就是舞台上刚下来的莎士比亚。也许他们不认识,但这些奇妙在发生着。

赖声川:是啊,这就是文化,这个东西是隐形的,你没有办法说它的影响力会有多大。我倒觉得,乌镇戏剧节的模式,更像犹他州的独立制片展“日舞影展”。那个电影明星,劳勃瑞福最初一手创办的。就像黄磊当初一。那个影展,就在犹他州的很小的一个滑雪的小镇,度假型的,但是每年二月,你会看到劳勃瑞福在那边喝咖啡,很多电影明星也会来,所有的青年导演都会来,一切都是不期然而遇到。却在酝酿着跟电影、跟艺术有关的所有氛围,这些看不见、摸不着的东西是会留下的。现在,日舞影展已经变成一个全美最重要的一个独立制片展。我在乌镇,看到这样的未来。

 

我看到你胸前挂的是003,目前乌镇有几个人挂牌最好用,陈向宏001,你 003,黄磊004.尤其你和黄磊,安了家,更像这个小镇的主人,不像客座的艺术家。 

 赖声川:所以说陈向宏是个特别的人,你要看他脑筋怎样想的。他会给黄磊一个地方,给我一个地方,他会让你觉得你是这里的主人。让你完全融合在这。不是来了,散场戏,走了。他让你觉得,可以在这做梦,而且不只是为别人做。他们我们请进来,和把一些人迁出去,我都理解。这是一种文化的重组。你看这个沈家厅,现在做成二进沈家戏院,当然我住在四进、五进。我会想象当年沈家是怎样一个文化望族,可后代早已不在了,如果在我好想见他们。但这中间的历史整个都断掉了。所以,你要把乌镇恢复到过去的光彩,已经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。那有没有可能建一个新的感觉,当然可以。这就是一个潜在的事业,戏剧节就是其中的一部分。 


这次还有一个奖金设置,除了负担剧组的吃住行,每个青年竞演剧目提供3000元的补贴,还为获奖者提供总计26万元的奖金。这些奖金,是像国外的戏剧节那样,也有一个基金会的支持吗?

赖声川:目前基金会还不成熟,奖金还是来自总的资金预算。但基金会模式,已经在我们规划之中,将来要向国际接轨,成了一个专门的戏剧基金会,每年扶持这些年轻的剧社。


戏剧节做的超乎预期,我想当地政府也会看到它的潜在潜质,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,现在你们自由的做,做梦,做戏。日后官方看到好,也想做梦,它会追认这个事件,也想作为一个文化政绩,会有一部分资金投入。会不会也会介入一些力量管控?

赖声川:那要看我们要不要。 这个事情做得好,因为我们爱艺术,爱戏剧,还有梦。官方如果追认,也是因为看到了好。但是有一点,真的是原则,戏剧节要保持一个艺术纯度,谁的钱进来,你可以支持,但是不能管制的。这个绝对是先决条件,如果你要管,那么你钱就不要来。我觉得这个事情钱不是最难的。

乌镇日夜谈之 赖声川:乌镇戏剧节,A+B=?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 (黄磊 ,丁乃竺,赖声川   梦里梦外,笑声不断。 阿宝摄)
乌镇日夜谈之 赖声川:乌镇戏剧节,A+B=?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 (黄磊、史航、丁乃竺、赖声川  在沈家后院  阿宝摄)
乌镇日夜谈之 赖声川:乌镇戏剧节,A+B=?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(自力更生的戏剧人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8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