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丁歌·三生计

解开时间的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命运即是地理与时间的媾和之物。” WeChat:AbaoTime 【搬家 , 存档, 转稿请知会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期待诉诸内心的一代人  

2013-01-03 00:26:43|  分类: 工作坊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你对自己的怕,不会因为你对强者的爱,而减少一丝一毫。

 文/张丁歌

  一位疯狂迷恋上某天才艺术家的女人——他们曾差点成为同行——在发现沉迷爱慕之久,她渐失了自己,也渐远了更为高级的爱情。迷恋让她像最初寻嗅艺术一样寻嗅艺术家的一切,让她的注意力偶像投射般地倾于对方,让她的内心再也容不下没有他时的自己。她不再成为一个灵魂上足以和爱情对话的高手,她把自己忽视成一个全心全意的仰视者……艺术缪斯和受宠的爱人一起,在以厌倦为半径离她而去。她终于醒悟高呼:你的才华,永远是我的身外之物!数年后,她收获属于自己的标签:一位疯狂的天才女艺术家。

一位需要撰写最新一期评论的专栏作家,在打开Word敲上标题之后,甚至尚未打开对所写主题茫然无感之时,他会先花去至少2个小时,打开如下页面:微博或twitterGoogle或维基百科,46个中文评论网站,收藏夹中8位专栏作者的blog,翻墙去往3个英文报刊的主页……如同逛早市的大厨,他兴致盎然地浏览页面供应的最新信息,用复制和粘贴键,采购字里行间的意外和也许陌生的观点。第5个小时后,一篇1500字的文章,带着他的署名和熟练的文字风格,发去所供稿的媒体邮箱。次日,这篇文章,也许会为城中约5万读者带来语言上的快感,却未必留下意义的深度。

一位随机选取的微博用户,他拥有999个粉丝,和已达上限的2000个关注。他每日跟随关注人的万千发帖,过着一种应接不暇的“生活方式外包式生活”。跟随养生id吃三餐和确定睡觉的时间;跟随阅读id,随时放下左手的书,右手点击亚马逊;跟随电影id,告诉自己“哦,我一生还有一百部该看的电影”;跟随星座id,同水逆的男友分手;跟随财经id,把攒来出国的钱,去读个国产商业院;跟随忽左忽右公知id,动辄颠覆一下自己的价值观……更多时间,每隔10分钟点击一次刷新,实时观摩闺蜜、同事、领导、情敌、男友、男友的前女友们均在做什么;每晚临睡前,跟至少10个仁波切说晚安,听他们默念:修身养性,专注自我。却无人发问:微博设置为何不能关注自己?


   你是否有勇气拉黑自己,再以指向内心的食指,重新关注一次自己?

这个问题愚蠢吗?

也许,翻一翻马克·鲍尔莱恩那本《最愚蠢的一代》,你会纵容于这种发问,并不安于他直指一代人的危险窘境。虽然,这位美国埃默里大学教授,在以近9000万美国青年的尴尬生态为案例,但对于病灶相似度极高的我们,书页放佛变成一面面镜子。

他在书中提到:在整个人类历史上,知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过图书馆、博物馆、大学、历史频道、维基百科、《华尔街日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,一切都在你的鼠标下,但我们没有看到年轻人,至少是美国年轻人,包括高中生和大学生,在历史知识、公民意识、阅读成绩、国际竞争力方面的提高。为什么? 
    他给出的答案,让大多数并不闭塞的中国青年面颊发热。“他们把时间几乎都花在了社交网站和手机短信上。而没有在自己的生命中保留更多的空间,与历史、与艺术、与公民理念相遇。”倘若他见识到中国所涌现越来越多的“全屏包围的人”,或许不会仅仅把书著副标定为——“数字时代如何使美国青年变得愚蠢并威胁我们的未来,或不要相信任何三十岁以下的人电影《社交网络》带着激动人心的纪实故事入围奥斯卡时,马克·鲍尔莱恩教授已经义正言辞地说出,“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,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%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根本毫无意义——显然,这个逻辑的反向更为成立,并证明了此前那个问题并不愚蠢。  

而在鲍尔莱恩教授这里,“愚蠢”二字也没有那么刻薄。它不是瞄准这一代人的智力开枪,而是叹息,他们生于一个资源最丰厚的时代,却丧失甚至放弃了有望成为最有见识的一代人的机会。

这一代到底怎么了?相比丰厚“七十年代”和黄金的“八十年代”,这一代仿似单薄的无以复加。他们若非自负于激昂的青春,不屑于所有厚重的话题,一切都足以被眼神里的无所谓抵消;便是自卑于时代际遇的转折,饥渴于上个世代不复存在的光环,对当下视而不见,目光向后倒带,浸淫于那个借不来的时代,不舍抬头。这一代,丢了自己,也没有成为别人。

当年,苏格拉底在看到摆卖的奢侈物品时,说道:我不需要的东西可真不少啊!

如今,人们登陆微博、微信,每日遭遇摆放、罗列、弹出的汪洋信息,会说:我遗失的消息可真不少啊!而倘若你一日未及登录,那份内心的不安,也许可真不小啊。人们太怕被这个时代忘记,却又从未好好打量这个时代。

这是一个被过度@了的时代。面对现成的观点,你习惯了@式的转发,甚至不加任何评论哪怕判断。翻开书本,你@作者的吉光片羽,文化被@成文化知识或仅是信息;写作时,你@可爱的读者亲,你的内心戏被置于他们的审美趣味后;去旅行,你@LP的信息指南,本该异域收获的偶得,被纳入标准方程式;想思考,你@大师与经典,却只调动起留于记忆的关键词。在这个信息流量无上限的时代,你的思维和视线,自动符号化成一个又一个的@,你在@与@搭连起的界面,感知外界,以为这就是世界。你的内心,如同那个在一次次转发之间,被弄丢或残缺的原始贴,不复原貌。有谁在真正点击当下,点击自己?我不知道,你是否有勇气拉黑自己,再以指向内心的食指,重新关注一次自己。

   

你舍不得那些伟大的灵魂,那就把自己也诉诸内心.以期再次遇见那些伟大,你做出的动作不止是@,而是你们认出彼此


  “正如一个不需要或只需要很少进口物品的国家,才是最幸运的国家。同样,如果一个人内在充足、丰富,不需要从自身之外寻求娱乐,那么,这个人就是一个最幸运的人。因为进口物品使国家花费不菲,仰仗他人,同时又带来危险、制造麻烦。”叔本华老师的这番话,既是说给那位疯狂的女艺术家,聪明的男性专栏作家,焦虑的微博用户,更是说给这一代的你和我。

    那些渴望从外部得到一切的人——比如一个外在富有、但精神贫乏和空虚的富家子弟——在叔本华那刻薄的比喻下,就好比试图以少女的汗水去强健自己体魄的老朽之人。相比之下,英语的短语to enjoy ones self,更不应该让人忘记其简单的本意。 

这个仿佛被按下快进键的时代,人们前所未有地恐惧于enjoy ones self .不是不喜欢enjoy,而是无法ones self ——没有能力独立,忍受不了孤独,不安于孤立,甚至无法一个人独处。从肉体到精神,你已成为一个仰仗外物来不断充血复活的人。这听上去有些可怕,是的,你把你的灵魂软禁了。

  “几乎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来自于我们不能在房间里独处。帕斯卡尔早就如此放言。人们的外化,来自于时代病下的痛苦和恐惧。歌德曾在《诗与真》中评论:无论经历任何事情,每个人最终都得返求于己。你的痛苦来自独处,你害怕独处,是怕见自己那空虚的内心暴露无遗。而你对自己的怕,不会因为你对强者的爱,而减少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 我们渴望真正诉诸内心的一代。他们内视自己,颠覆自己,爱上自己。他们是自己的旁观者和仰仗者,是自己的交流者和发明者。他们是鲍尔莱恩教授的宽容读者,要让自己预留生命和经典对话。他们是《死亡诗社》基廷教授的好学生,懂得那句“你们必须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,因为你越迟开始寻找,找到的可能性就越小。 他们为世界写生,却画出这个时代的疼痛。他们可以莫言,却撰写灵魂深处的高密乡。他们可以生产笑声,却更冲动于去历史深处抚摸苦难。他们把自己活成自己——足以和这个时代对话的更好的自己。

     文化的一个伟大作用,是——认出彼此。你舍不得那些伟大的灵魂,你忍不住一再观望,以解饥渴。那就把自己也诉诸内心,让自己好一些,再好一些。以期再次遇见那些伟大,你做出的动作不止是@,而是你们认出彼此。

 

  (2012年12月 《新周刊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