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丁歌·三生计

解开时间的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命运即是地理与时间的媾和之物。” WeChat:AbaoTime 【搬家 , 存档, 转稿请知会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[台湾人谈台湾]排湾族原住民:我们都是经历过困惑的猎人  

2012-07-20 22:28:13|  分类: 工作坊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三地门乡是排湾族最集中的聚落,看似安静的山里,藏着不少艺术家和手艺人,延续着排湾族的族脉。

  文  /  丁歌

  

[台湾人谈台湾]排湾族原住民:我们都是经历过困惑的猎人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
 

在三地门乡山腰崖壁的“风刮地”餐厅准备下山时,风还很大,豪雨终于弱了一点。撒古流最后一个走出他的“巨鹰”——他和太太秋月借山体空地开的咖啡餐厅,整座建筑也是他的作品,棚顶设计成一只巨大的鹰——钻进车里。“我今天去山下住。这豪雨不知会下成什么样。”司机宝哥向外一瞥:撒古流,你锁上门吧!“哦,好像应该锁上。”他钻出去,并不熟练地锁住“巨鹰”,同我们下山。

 这里是台湾屏东县最北端的的原住民部落,位于海拔100-2000多米的半山上,主要是排湾族和部分凯鲁族居民。撒古流不只是“风刮地”的老板,他是部落远近闻名的艺术家,做雕刻,建筑,也画画,作品常在台北或更远的地方展出。他的排湾族全名是:撒古流-巴瓦瓦隆。他不介意人们记不全,但要求你记得他是排湾族。宝哥也不是司机,他叫杨宝全,52岁,是高金素梅办公室驻屏东办主任。生在山里长在山里,时常为台北访客客串引路人。他不让人们叫他主任,让直呼宝哥。

 从台北车站,坐2小时高铁到高雄,再沿“台24线”公路直直向北,跨过隘寮溪,转向高山,40分钟后,便将驶入屏东最北端的三地门乡。和它遥遥相对的最南端,是因一部《海角七号》名声大噪的垦丁。所不同的,除了“南北两极”,还有垦丁早已被完全汉化。三地门居住着很多祖祖辈辈驻扎的原住民。 

 远远看见盘山的棋盘巷弄时,便知道,三地村排湾族部落到了。

 这里离台北并不远。撒古流和宝哥的乡亲们,却过着与台北迥然不同的生活。

“答给发力”们或“巴瓦瓦隆”们,都想致力于族群文化的延续,却又面临更艰难的考验。 

 吴阿美今年60岁,在三地门乡生活了一辈子。她居住的老宅位于棋盘巷弄的中段,旁边交错挨着几座锁着门的民宿。老宅的门梁刻着百部蛇的图腾,不知住过了几代人,只知有个家屋名:Dakivali,汉语谐音“答给发力”,这也是吴阿美排湾族名字的前缀。

排湾族的每个家屋都有一个名字,出生在这座房屋的子女,都要在名字前或后,冠上自己的家屋名。比如,撒古流的家屋名就是巴瓦瓦隆,吴阿美的就是答给发力……一个完整的排湾族人名,念出来的同时 ,就知道了他的族群、家世、和老宅的位置。

 从2000年起,吴阿美的家屋名就比她的汉族名字还要出名。原因是,一手好厨艺的她在家里做起了餐馆,专攻几近失传的排湾族原乡饮食。随着湾旅游业的发展,高雄屏东一代民宿的兴起,吴阿美的老宅也有了另一个身份:答给发力美食坊。和山里其它的民宿、手工艺坊,呼应成了三地门打通外界的生存链。

台湾的的饮食文化,让不少台湾人都骄傲地以“舌尖上的宝岛”自居。而相当部分的城市人,可能从未有机会尝过最地道的排湾族饮食。“原住民的饮食逐渐汉化以后,技术失传是一方面,关键是地道的食材甚至器皿,只有在排湾族部落才能寻到。”吴阿美退休后,一心扑在原住民饮食研究上,奇那富(Cinavu)、初魯克(culuk)、阿歪……把老祖宗祭祀时见过的排湾族传统食物,一一复活重现。

不仅食材原生态,营销模式也近乎原始。从台北或台中而来,想吃“答给发力”,要像预订民宿一样,提前电话预约,吴阿美算好人数,差家人清晨去山间采摘,一番上山下坡,才够上一餐地道的排湾味正餐。“这几年台湾政府也在推广原住民文化,我们也建起了500多米的工艺之道,琉璃珠、陶瓮、民族服饰,各种手工艺都有。电影《塞得克巴莱》也好多汉人开始看向原住民。可是讲实话,食物方面还是没受到很大重视。我们在台北美食节获了奖,可回来后还是等着人们远远来敲门。赶上雨季,度假淡季,就少有人敲门。饮食文化不传播,也会消亡。” 

 到达三地门乡的那天,遇上豪雨预警。台北只是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三地村已是阴霾大作,山雨呼啸。“答给发力”的二楼视野极好,正好望见雨中远处的山脉和椰林。“豪雨天,我们从来无心欣赏景致,提心吊胆,生怕有灾。” 吴阿美和宝哥熟悉这里气候的山间地形,脸上都挂着紧张。其实整个部落的排湾族同胞,都忘不了2009年的八八风灾((莫拉克台风)。那一次,三地门乡同样受到重创,好几个村子已被认定为不安全区域,必须迁村。近两年,不少原住民搬离自己的村子,入住由官方和民间组织共同建立的“永久屋”。

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部落经济雏形,就这样又一次被击散。留下的“答给发力”们或“巴瓦瓦隆”们,都想致力于族群文化的延续,却又面临更艰难的考验。 

我们都是经历过困惑的猎人。那是当时一个大趋势。所有原住民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,自问我是谁,我能做什么,我们部落将会怎样。

撒古流的发型,在整个三地门乡很容易认得出。他夸张地说:在全台湾,都难找到第二个——那是效仿的古老的排湾族发型。萨古流家族从曾祖父开始从事雕刻,到了他这一代,他喜欢西方当代艺术,但又坚持守护部落文明带给它的荣耀和灵感。“我在台北、台中都有工作室,也去过北京展出作品,可我到哪都是一个排湾族的山里人。我和这里的土地是一体的,我所有的艺术创作遵循的都是心里的土地法。”

在空旷的“风刮地”,摆满了撒古流的作品。有一幅画作叫《看电视》,一最具排湾族特色的石板屋,屋内挤挤挨挨一片小脑袋,脑袋们盯着一台电视,门口一个大人守门,一群孩子排队,人人手中一个地瓜,一跟柴火。画幅留白处写着:一地瓜,一柴火,看电视。与撒古流同代的宝哥看得惊叫:这就是我们排湾族的童年啊。六十年代末,第一台电视机进入山里,所有的孩子都经历过“地瓜(排湾族最主要的主食)+柴火换洋片看”的童年。

时隔数十年,在台湾任何地方,喊出“一块地瓜,一根柴火”,怕是都能对上排湾族的同代族胞。

另外一件铜雕,叫“山鹰上的猎人”,既写实又抽象,一个瘦弱的小个子,留着跟萨古流相似的发型,扛着利斧,攀岩在高楼大厦的脚手架上,姿势看去进退维谷。了解台湾原住民历史的,不难读懂这件作品。在部落经济贫瘠的时代,大量原住民向城市迁移,以求快速发展的都市缺乏大量劳动力,于是,山间曾靠打猎、栽种成为部落英雄的原住民,流浪到台北,成为城市中血统尴尬的务工族。他们被叫着汉族的名字,在鹰架上和矿坑里拼掉了青春。1990年代,随着经济和文化的部分解体,,都市残留的劳动密集型产业,转向了外劳。勤劳的原住民们靠劳动力赚取外汇的时代也被迫结束,他们开始从都市往乡间回流——除了少数衣锦还乡者,大多数原住民属于迫不得已地落魄返乡。猎人们从山鹰上下来,回到田间和林中,却已不知道该如何重振属于原住民自己的价值。

“我们都是经历过困惑的猎人。那是当时一个大趋势。所有原住民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,自问我是谁,我能做什么,我们部落将会怎样。相比之下,排湾族要算台湾原住民中文化艺术最发达的一个族。三地门乡又是排湾族最集中的聚落,看似安静山里,其实藏着不少艺术家,手艺人,他们安于山水土地间,延续着排湾族的族脉。”萨古流自称是自然和土地的孩子,感谢部落族群给它的源源不断的灵感。

  不同族群部落原始属性注定了部落的生态。《塞得克巴莱〉背后的泰雅族,自然不像排湾族这样拥有密集的文化生态。“排湾族最有代表性的还有他的服饰,超乎想象的华丽,所以这也带动了后来的服饰手工业。而泰雅族,最显著的服饰可能就是一块布,他们的手工业就是生产那块布。但他们的精神无可比拟。每个族群都该感谢祖先留给你的恩惠。”

歌谣、古调是传承族群祖先文明的最鲜活的载体。他唱出的古调,其实就是台湾的青天白日旗,台北的101,排湾族的“答给发力”,餐桌上的“奇那富”,山鹰上的猎鹰…

   离开三地门乡的时候,暴雨终于停了一会。山间隐隐传来童谣声,稚嫩、嘹亮,却辨不清歌词。经介绍,才知这是当地国民小学的合唱团在唱排湾族古调。“最近几年,排湾族出了很多古调歌手,四处采集记载祖先和历史的歌谣,挽救失传的古调。”宝哥介绍,最有名的,是跟他同龄的一位排湾族歌手林广财,也是邻乡马家乡佳义村的一位世袭头目。

   歌谣、古调是传承族群祖先文明的最鲜活的载体。可是,林广财发现,排湾族一代代下来,那些记载祖先历史和荣耀的歌谣几近失传,所有的教科书里,也没有原住民自己的声音。部落少年无从了解自己的来处,再到下一代,可能生下来便要问“我是谁”。 

      这位已经失去世袭头目实权的排湾族原住民,仅仅怀着对部落文明的原始自尊和敬意,开始不遗余力的搜寻古调,改编古调,大江南北的发声唱出古调。在他的家乡和邻乡,越来越多的人以他为标杆,跟他学习古调。更多的原住民小学,开始了以唱古调为主的合唱团。行将失传的古歌谣,和音符里部落的历史,在“发问我是谁”的孩子那里,写满了答案。

     林广财是原住民排湾族一支有声代表,他唱出的古调,其实就是台湾的青天白日旗,台北的101,排湾族的“答给发力”,餐桌上的“奇那富”,山鹰上的猎人……他唱出的是族人血脉和自信。据说,这位排湾头目甚至还在facebook上建立起了粉丝主页,人们寻着那些古调,能找到那个页面,点开出现四个字:百年排湾。 

      排湾与台湾,发音只差一个字。确是一段漫长复杂的民族史。

[台湾人谈台湾]排湾族原住民:我们都是经历过困惑的猎人 - 张丁歌 - 丁歌·三生计

 

(2012年7月15日 《新周刊》375期 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)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