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丁歌·三生计

解开时间的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命运即是地理与时间的媾和之物。” WeChat:AbaoTime 【搬家 , 存档, 转稿请知会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民国名片:有轨电车  

2012-04-12 11:49:18|  分类: 工作坊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轨电车

民国十八年秋,上千名人力车夫在一个深夜包围了天坛东北墙外的北平电车修造厂。早上厂门刚开,车夫们一拥而入,打人的打人,砸车的砸车,扒轨的扒轨,当即捣毁电车63辆,重伤八人。这事在当时轰动了全国,据电车公司报告:“逮捕乱徒五百余人”,枪毙4人。

1906年,比利时商人在天津开通第一条有轨电车线路,结束了中国没有公共交通的历史。这一年距离有轨电车在罗马第一次投入商用只有不到10年时间,可谓紧跟世界潮流。随后,上海、香港、北京、东北的有轨电车相继开通。当时的电车大部分是木制车厢,靠在顶上连接电缆输电,钢轨做回路,司机都是站着驾驶,一路踩动脚下的铃铛提醒路人避让。于是从北平到上海,老百姓都习惯称之为“当当车”。又因为当时识字的人不多,天津、北平一般不分“1路”“2路”,一般只以颜色区分,称为“白牌”“红牌”。电车票价便宜,跑得又快,相比人力车经济实惠,一时间抢了车夫们的饭碗,终于酿成前述的“捣毁电车运动”。这很容易让人将之与欧洲前《资本论》时代的卢德运动(Luddite Movement,亦称捣毁机器运动)串联起来,尽管前后相差一百余年。

义和团式的反抗毕竟挡不住电车的行进。尽管街头时有“好人不做电车”的标语出现,但车里还是很快挤满了人。在那个时代,电车的先进性显而易见:按站上下、统一打票(国共内战的疯狂通胀时期,唯独电车票价保持稳定,很是难能可贵),老爷太太与贫民百姓一视同仁。进城的乡民、纱厂女工、洋行襄理、大学教授都同处一个封闭空间,只这一件便为古来所无,不妨说启蒙了一部分国人的平等理念。

当时的新派文人多关注电车。穆时英《上海的狐步舞》中由“电车当当地驶进布满了大减价的广告旗和招牌的危险地带去”,引出的那一大段对于上海滩光怪陆离的铺陈,看到的是电车在这座“建在地狱上的天堂”中的象征意味。女作家则务实些,苏青曾不厌其烦地描述自己挤电车的经历,饶是这样挤着,文章还是在电车里构思出来。张爱玲这个爱着人世“热闹”的女人,是世人皆知的电车控,“非得听见电车响才睡得着觉”。电车里有她爱的世态人生(《有女同车》),有于无声处的暧昧纠结(《封锁》)。她还曾以罕见的温情笔调谈描述“电车回家”:“一辆衔接一辆,像排了队的小孩,嘈杂,叫嚣,……是快上床的孩子,等着母亲来洗刷他们。”

每个时代都有供它的小资们把玩的专属符号,就如安妮宝贝文中挥之不去的地铁场景,电车里坐着民国都市的文艺范。看《十字街头》中赵丹和白杨从邂逅到热恋,电车的场景反复出现,你会觉得老徐《开往春天的地铁》是在向七十年前的这部老片致敬。

随着电车轨道的陆续拆除,一段繁华在当当声里远去。近年兴起的重修热还能修复几分原封的记忆么?也许李碧华《胭脂扣》里的女鬼会欣然:因为“我最熟悉的也只是电车”,她说。

 

文 张丁歌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