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丁歌·三生计

解开时间的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命运即是地理与时间的媾和之物。” WeChat:AbaoTime 【搬家 , 存档, 转稿请知会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Lsot在《迷巷》 : 法国行为装置戏剧中国行  

2012-04-12 10:55:55|  分类: 工作坊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看戏变成了穿越迷宫。《迷巷》未必是一个故事,而是一种隐喻,隐喻每个男人、女人的不同生活历程似昙花一现般不可挽回。

文   张丁歌

美剧《Lost》终于推出大结局揭开谜底之际,法国诺诺剧团的戏剧大师塞尔日·诺叶尔带着他的行为装置戏剧《迷巷》来到北京。就像很多“Lost控”追到结局仍觉得迷雾重重一样,走出《迷巷》的观众会冲着诺叶尔感慨:“视觉感官惊艳刺激,内心更加彷徨失措!”。

2003年,这部颠覆了以往各种戏剧传统的《迷巷》在巴黎莎蒂容剧院诞生。随后,初版、升级版陆续在法国、挪威等地巡演,几年间不断地让走进《迷巷》的观众“前所未有地兴奋地迷失。”诺叶尔略带得意地向《新周刊》分享此前观众反馈给他的各种观剧体验。“他们在迷宫一样的剧场走丢了自己,又找到另一个自己。”

7年后,升级版《迷巷》应邀来到中国,并希望继续升级。不但20 余人的演出团队2/3都是中国演员,还从河北梆子剧团挑选了几位能唱会打的戏曲演员。诺叶尔和中方导演宁春艳商议:看能否创作出一个“中法合作版”的《迷巷》。

坦白说,《迷巷》几乎不像一部戏剧,它甚至都无法在剧场里演出。在诺叶尔的理念下,《迷巷》打破了旧有的剧场、剧本、台词对话的概念,尤其是颠覆了整个观演关系。演出地设在798艺术区一个旧厂房改造的艺术空间,“剧场”被改装成一个真正的迷宫。观众从一头进入,需要自己找到另一头出口。没有了传统的观众坐席,错综复杂的黑色巷道既是舞台又是观众席。入口处的观演提示清楚地写着:一次只能进入观众十余人,每隔3分钟放行一组观众。而整部戏2个小时的演出便在中间这段曲曲折折的迷巷中进行。

在法国,诺叶尔最早曾因1993年成功导演莎士比亚的《麦克白》而名声大振。人们自此记住这位思维奇特的导演,他最大特点就是极善综合运用舞美、灯光、服装、化妆、声效等全方位技能。 

“戏剧的观赏性和体验性尤为重要。我一直最想做的就是像《迷巷》这样,把观众从剧场里拉出来。” 正如诺叶尔所说,他做到了。

Lsot在《迷巷》  

 看戏变成了穿越迷宫。

近两米高的黑色木板和丝网铁栅搭建起1000平米的大型迷宫,大小15个演出区被错落圈围在迷宫的不同结点,每个区都有1至2位演员为一组在演绎看似独立的故事。舞蹈、朗诵、四重唱、独白、对话、整个灯光和音效都像极了电影中的魔幻场景,观众在昏暗里寻找出路的过程中,自然而然地涉入一个又一个演出区,同时也介入演出本身。迎面而来或擦肩而过的演员,兀自吟诵着梦呓式的台词,不时地跟你眼神交流,个别区位的演员甚至直接拦住去路,拉过观众进入他们的剧情对话。“观众的反应也是这部戏的一部分。包括惊喜、彷徨、甚至恐惧。”诺叶尔很在意他构建起的这种新型观演关系,认为每一个观众的肢体和情绪的介入,都是《迷巷》的构成元素。 好在,当迷失巷道,撞进一条黝黑的死胡同时,前方景象也没有糟糕,往往会有一副油画或装置艺术品挂于墙上——道具也可以成为戏剧欣赏的主角。

对于全新的戏剧形式,观众最好奇的两个问题是:《迷巷》的观看顺序是什么?《迷巷》有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?在制作人克里斯丁·拉娄看来“搞不清顺序就是最好的顺序”,就像第一次走迷宫,谁都没有一个既定的路线,“每个观众看到的版本都不同。因为观看顺序不同,每个区位逗留的时间不同,感悟的程度不同。你可能40分钟看完,也可能来回反复,2个小时看完。你自己的顺序就是你的迷巷。”

而那些游走在迷巷中、大段念着台词的演员,到底在讲述一个什么故事?诺叶尔强调说:“未必是一个故事,而是一种隐喻,隐喻每个男人、女人的不同生活历程似昙花一现般不可挽回。《迷巷》其实有非常完整严谨的剧本,只是被15组演出区刻意打散。但完整剧本表达还要由观众自己感悟。你每见到一个剧中人,都会听到一段不同的台词或捕捉到一种不同的感觉。开始可能是支离破碎的,甚至觉得迷失混沌,逐渐拼贴叠加,经历完观演过程后,最终会在脑子里生成一个属于你的剧本。”

迷巷=人生

不过,不像其它的引进戏剧,舞台前方总有中文翻译字幕。在没有舞台的《迷巷》中,所有的台词也像一团迷。除了中文,法语、英语、德语、西班牙语、意大利语交错由不同区位的演员吟诵或对话。“虽然听不懂,但配着音效感觉很像诗。又像小野丽莎的Bossa Nova和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交错进入冥界。” 现场观众的反应让诺叶尔略得意,整部戏的幕后编剧是她的妻子也是主演之一玛丽容·库特里,这是艺术家夫妻拍档要达到的效果,“看似散乱无逻辑的絮语,其实就像一首长诗,串起的对人生不同阶段问题的思考:人生、时间、童年、成年、老年、男女、爱情、战争、死亡……”

谈起《迷巷》的创作初衷,诺叶尔透露,整个灵感竟是来自中国的一个哲理寓言:一个年轻人同时爱上两个女子,问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者该如何选择,老人让他进入一座迷宫,并告诫走出迷宫时便有答案,等到小伙子走出时也已白发苍苍,此时又有一个年轻人前来问他相同的问题。“每个个体、每个国家或民族都有自己的困惑、自己的迷宫。想到这,我开始写《迷巷》。”

诺叶尔的大胆,除了能把观众拉出剧场,还把他们带进表演创作。并丝毫不影响戏剧效果。《迷巷》中,很多环节观众都可以互动介入。最具体验性的一处,一个带着半个面具,头上长满刺角的女人,几乎会向每位毫无准备的过客发出邀请,落座餐桌接受桌上一个“头部”的问话。各种剖析内心式的问题抛出来,无论观众即兴肆意回答什么,“头部”都像作诗一样继续接招发问。“观众是即兴,演员其实不是。我们预设了几十近百个问题,囊括所能想到的各种心理问题。坐下过的观众,站起身后都会回味这段对话。”诺叶尔说。

《迷巷》里有一个“提灯人”,是所有观众都不会因迷失方向而错过的演员。他总是提着盏汽油灯,边挪步引路边问:“来了啊。您确定没留下什么东西吗?什么都不后悔吗?真遗憾!”听完这番话,帘子掀开,眼前一亮,观众后知后觉:竟然已经走出迷宫。提灯人的位置是最后一个演出区,“迷巷”出口的必经地。随着身后那声“真遗憾”,有观众才生起“真该在里面好好再看一遍”的悔意。

“出来的时候一下懂了,人生就是迷巷。即便不理解、不甘心、不满意、有遗憾,也无法停留,不能留恋。一生中你必然多次试图探寻内心深处的一些问题,但无耐多数时候只能一瞥而过、带着更多的困惑。所以在人生的尽头,有个声音问你,你遗憾吗?”观众creep告诉《新周刊》。

  艺术家+心理医生:“戏剧,可以有”。

《迷巷》自法国首演之时起,欢呼和质疑声就交替并存。大多数人对这种全新的戏剧体验大呼惊艳,也有人对这种另类先锋戏剧表示怀疑。“到底是戏剧还是行为艺术大集合?” 据说,包括巴黎高等戏剧学院院长丹尼尔-梅斯基氏、巴黎原点剧院院长里博在内的几位戏剧大师,都对此持保留态度的“报知一笑”,认为“不过是形式上新鲜而已”,“演员成了导演的艺术道具。”

 对此,诺叶尔也态度鲜明,“我厌恶极了传统的戏剧形式,我就是要创作出戏剧性更强的戏剧。比如《迷巷》。”其实,和传统戏剧大师的观念分歧,或许来自诺叶尔的个人背景。出身版画专业的他属于从美术跨界走向戏剧的,由此来看他的一系列先锋戏剧就不难理解,原来是位当代艺术家在创作戏剧。2002年在荷兰首演的 《一天49》,诺叶尔就把一个小岛打造成一个特殊的开放演出空间,观众从踏上通往小岛的路径开始,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戏剧空间。2005年在巴黎首演的《诺诺咖啡吧》则把戏剧演出和观众的餐饮结合起来,演员在餐桌上下游移,观众区和演出区难分难辨,剧场正中一个巨大的冰雕水晶吊灯随着演出的推进逐渐融化……诺叶尔强调他的戏剧营养来自于《俄狄浦斯王》、《美狄亚》等古希腊戏剧,但多年视觉艺术学习的经验,让他本能地把当代艺术的感知融合进戏剧创作。

“《迷巷》当然算戏剧,某种程度上它确实像15部小戏,甚至15组行为艺术。但不可否认,它的戏剧性非常强,戏剧形式很新颖。戏剧本来就是全方位的艺术,也更需要其他门类的艺术的营养。诺叶尔谙熟当代艺术,把舞美、音乐、装置道具等传统戏剧的陪衬升级到同表演同等重要的位置,是戏剧和造型艺术、行为艺术的结合。这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。”该戏的翻译兼制作人、一手把《迷巷》邀请来华的中方导演宁春艳说。

或许,让诺叶尔显得与众不同的,还有他的另一个背景身份。“我曾经做过多年的社会心理学工作,包括犯罪心理理疗。”无疑这让诺叶尔对人物内心极为敏感,尤其对戏剧角色的内心把握。很多人看过《迷巷》,会有种戳中内心又无法言说的感觉,甚至有些彷徨失措。这跟诺叶尔在剧本中设置的各种问题不无关系,“您童年的香味是什么?”“您害怕群体吗?”、“您是否从未被一个善意的话语伤害过?”、“微笑是你的一种武器吗?”、“有人背叛了您:您对叛离充满了愤怒,自己也愤愤不平,对命运也一样气愤满怀?”……几乎堪比美剧《Lie To Me》里的一份心理答卷了。“正是这些在生活中并不常问的问题,唤起每个人内心的自我发问,迫切找答案时便会萌生迷失感吧。”

不过,作为首次来华做中法交流的项目,《迷巷》的“中法合作版”让宁春艳在欣慰同时,多少有些“真遗憾。”“河北梆子的高腔没喊起来!。”也许为了保证原汁原味,诺叶尔并没有让河北梆子剧团的戏曲演员发挥到位,当时他看过《三岔口》、《寇准飞靴》挑来的演员,最终只是在《迷巷》里很收敛地做基本表演。“很可惜,不然就可以像《丑角中国行》那样了。我设想《迷巷》应该无限增设表演区,哪怕第16区、17区,融进去河北梆子、京剧或中国诗歌,那味道就不一样了。” 

(2010年6月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