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丁歌·三生计

解开时间的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命运即是地理与时间的媾和之物。” WeChat:AbaoTime 【搬家 , 存档, 转稿请知会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茶馆》:泡一壶老北京市井生态茶  

2012-04-12 10:50:06|  分类: 工作坊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 张丁歌

 

新编39集连续剧《茶馆》现已结束第一轮播放,反响超出预期。1990年代以后,国内的名著改编剧蜂起,但口碑一直不佳。之前更有“《茶馆》是不能动的”声音。如今,仍是鸿篇巨制加明星阵容,开播前,不知有多少观众又在翘首期盼一次习惯性失败,恶评几乎都是现成的:生搬硬套、胡编乱造,糟蹋原著。然而,此次却有大量抱着挑毛病去看的观众看上了瘾。导演何群认为,老舍的经典作品很难超越,半个世纪后新拍《茶馆》,只想能做到尊重原著,并力求好看、有新意。“这部戏之所以板儿砖少,是因为扎进了‘人情世故’四个字。” 领衔主演陈宝国曾这样简单总结。

“无耻笑声”外的“老北京清明上河图”

“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,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。”这是20世纪40年代,老舍发过的一个愿。

今天,新编剧《茶馆》收到的正面评价中除了“够味”、“深刻”、“耐咂摸”,不少人也打出“好玩”、“逗趣”、“笑点多”的加分项。这并未让导演何群感到过多意外,“经典就是经典。新编《茶馆》如果还算得上好看的话,还是归功于老舍原著的魂儿,悲中见喜,喜中悟悲。只是改编成电视剧,那些生趣、喜中带讽的地方被放大饱满了。让你体会世态炎凉之外,也听那些无奈的笑,看茶馆内外鲜活的众生百相。”

根据已故英若诚先生回忆,话剧《茶馆》创作的直接起因源于焦菊隐排的《龙须沟》里一个茶馆的小场景。“它没什么故事,但场面热闹极了,极有老北京生活气息”,老舍自己看了后,决心写一部以茶馆为主线的戏。虽说是悲剧,但那个时代的茶馆本身,又是最大程度集合市井生活趣味的场所,不可能没有提笼架鸟,插科打诨、借白说黑,连王利发这样的“顺民”,也时偶尔“绕着脖子骂人”,颇有几分黑色幽默。然而,在一个接一个末世下,茶馆里只可能有没落的趣味,所有笑声都注定是无耻或绝望。

“葬送三个时代”是老舍为《茶馆》自命的主题——从清末戊戌变法失败,到北洋时期军阀混战,再到民国末年群魔乱舞民不聊生。三个时代,越来越黑暗,一个比一个更让人绝望。尽管老舍谦虚地表示,话剧只是“侧面地透露出一些政治消息”,实际上它通篇都在讲政治:维新、改良、资本主义都是死路一条,“西山的八路军”才是全部希望的唯一所在。然而,也许是立意要写“悲”,也许是对底线的偶尔持守,话剧最终没写成常见的四幕,只三幕就结束了。老掌柜送走三个旧时代,没能赶上光明的新时代,就一根绳葬送了自己,老舍也因此一直受着各种批判。终于在10年后的某日,他一纵身,为这部戏续上最后一幕,才真正完成这部“最悲的悲剧”——这话又扯远了。

50多年后的改编者们终于有了足够的距离和理智的环境,去重新咂摸那个年月的老腔老调。淡化政治批判,强化对历史审美的关注,趣味回到了茶馆的中心位置上,这是新剧的特点,也是改编的价值所在。制片人刘功达还声言了一个小小的野心:“除了尽可能还原经典,更想让新《茶馆》成为老北京市民生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”这无形中给异于话剧和电影的电视剧作品,提高了门槛,倒也监督了质量——必须大大超出原著立意的范围,去还原老北京原生态的日常趣味。松二爷对鸟儿虫儿的至死痴心,二栓们爬上屋顶“看太监”(看庞太监上厕所)的简单快乐……使一部本就该超级有趣的戏得以回归它的本来位置。沉重的归沉重,欢乐的归欢乐。批现主义的苦大仇深,化解在自然主义的哭哭笑笑里。

若说话剧是演员的场子、电影是导演的场子,电视剧最关键的幕后“角”则是编剧。新《茶馆》主创之所以敢于往“清明上河图”上靠,除了“老舍布好的局”,编剧叶广岑和杨国强功不可没。前者作为颐和园里长大的旗人女作家,自小谙熟老北京的风土民俗。各样旧家什物件、保媒拉纤的各色行当、逗蛐蛐熬大鹰的种种玩意儿,及致爷们儿见面怎么打拱说吉祥话,三教九流、五行八作都来了一次集中展览。确有买账的观众感叹:“看这部电视剧,恍若走进王世襄的《锦灰堆》。” 这也正是导演何群所希望的效果:老舍原著呈现了北京历史横断面,“抻长”了的电视剧,则要把话剧看不到一面尽可能合理再现出来。如我们看到,新《茶馆》把大量镜头移出了茶馆,室内外景几乎各占一半,立体呈现了老北京的人文世态。甚至让王掌柜走出京城,进到天津的起士利(原型当为“起士林”)里过了把洋瘾。 “不管是描述的老北京人生活起居,还是他们言谈中特有的皇城根儿的幽默和豪爽,几乎可以拿来研究老北京历史。”同样身为老北京的李功达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京籍京腕儿塑茶馆京味群像

 演员表演是贯彻剧本精神的终端。从主角到配角,正角到反角,都必须形神兼备、原汁原味。“尤其配角,这次是集体出彩,演技好到像抢戏”。有观众如是说。“这跟我们最初对演员的京籍要求有很大关系。”何群回忆,“当时几乎把国内一线的北京籍男演员都捋了一遍,一个个锁定。”最后,这部戏颇自豪地打出“剧中90%都是京籍演员,主要演员则100%为土生土长老北京。保证老舍剧中京味本色”的旗号。“演技好坏是一方面,演员气场是否属正宗北京味更重要。首先得口正,北京话讲的地道有韵味,而且语言和思维是紧密相连的,演员不光应该熟悉北京的生活、谙熟北京文化风俗民情,还必须摸透北京人的思维逻辑。”这一点上,何群和李功达有着同样的选角初衷。另一方面的亮点在于细节上的不含糊,不似以往国产剧精力只放在故事主线上。比如李三爷,虽然是老北京茶馆伙计的典型形象,但老家在山东,口音处理上就不是太北京,而略偏硬拙;内掌柜娘家是大钟寺的,那会儿算是农村,神情做派便须和四九城长大的角色们分出区别。这方面的讲究,既合于老舍创作上的一贯理念,又是相声等老北京艺术的传统特点,也是欧美电视剧集通常远比国产剧吸引年轻观众的原因所在。

不过,经典难拍还在于细节难控。老北京难免也有“露怯”处。《茶馆》一出,少不了有“茶馆控”、“老北京民俗控”跳出来纠错。比如黄胖子驾鹰的姿势不标准,扳指带的指头不对,喝一次茶花一吊五贵得离谱等等。回头审视这些“瑕疵”,何群也承认“遗憾确实是免不了的。观众热心给我们挑毛病,是拿我们当朋友。”

新剧播出期间,何群还收到广东、四川等地观众的反馈,说“好看!”。能被南方观众认可,让他和编剧们颇为欣慰。老舍是“人民艺术家”,而不只是北京人民的艺术家。北方文化春晚式的居高临下,让南方人反感,是方式问题,非文化之错。“《茶馆》的语言魅力在于它不是胡同话,而是洗过的北京话。”编剧杨国强刻意把京味往深里埋,而不流于脸谱化。新《茶馆》植根北京文化,却不搞北京中心主义,这点上与老舍的创作理念相一贯,也因此能在全国各地赢得广泛人缘。“翻拍的基本原则是往亲切、随和的路上走。《茶馆》的京味儿是温和内敛的,点到为止,老老实实让内容自己说话。”

 (2010年8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